第04章 有事我顶着

作品:《登徒来了

    “嘿嘿,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她就是……”登徒抬手指向门外,小萄刚好站在门口,登文和姜夫人同时皱起眉头。

    姜夫人脸上虽有失落,但情绪还算稳定,娶了总比不娶强;刚刚冷静下的登文再次被气的炸毛,一脚将登徒踹翻在地,挥舞着荆条便是一鞭,“逆子,我今天打死你!”

    小萄见此,想上前请罪,被背后的登老爷子拦下,见登文正对自己宝贝孙子又踢又打,随手抄起门口的花瓶,拄着拐棍冲上前去对着头就砸了下来,登文不敢躲闪,护着头任凭花瓶砸下,“逆子,我今天打死你!”

    “他……”

    “不孝子,登家就这一棵独苗,打坏了对得起列祖列宗吗?”登老爷子举着拐棍又打了几下解气,“小萄是我看着长大的,有什么不好的,别说我孙儿喜欢,他就算不喜欢,也得娶!”

    “可是……这门不当户不对……”登文小声嘟囔,又是一拐棍,顿时不敢作声。

    “你娘跟我还门不当户不对,不是我上阵杀敌,你现在就是街头要饭的!”登植出身贫贱,年轻时只是市井游手好闲之徒,恰逢乱世,毅然从军,凭借勇武擅战,一路高升,成为谭国开国大将军,“哼,你们还敢嫌弃小萄身份低微,你是从五品,鞠将军进来。”

    “鞠守仁见过安国公。”鞠守仁刚从兵营回来,便接到安国公登植的请柬,心中不免有些诧异,登植不问世事多年,与自己少有来往,为何突然邀请入府,虽然疑问颇多,但还是马不停蹄赶来。

    “鞠将军,正三品,手握谭国精锐四千骑,门第够不够?”登植拿着拐棍敲着儿子的头问道。

    “够够……”

    “鞠将军,收小萄为义女,可否?”

    “额,全凭安国公安排。”鞠守仁算是明白了,自己就是被叫来就是演戏走流程的,为小萄洗白提升身份。安国公虽远离朝政,但军中影响力巨大,登徒虽然尚未入仕,但以当前的声望,未来必不可限量,自己不愿与朝堂各方势力结盟,但不代表能永远独善其身,做这个顺水人情,自己既不用为夺嫡站队,白捡个登家少主岳父名头,在朝堂之中也算有了靠谱的后盾,这交易赚大了,鞠守仁此刻心中已乐开了花,还好自己刚刚马不停蹄赶来,否则说不定便宜了谁。

    “小萄,过来,为义父敬茶,从今天起你就姓鞠。”登植笑着指挥道。小萄上前跪地敬茶,鞠守仁立即将其扶起,此刻他还不知道,认小萄为义女,将是他这辈子做出最明智的决定。

    “鞠将军,这俩孩子情投意合,你看这婚事……”登植见拜也拜了,茶也敬了,名义上小萄已经不只是之前的小侍女,而是朝廷正三品家的千金,于是立即谈及婚事。

    “安国公放心,我这就回府差人准备嫁妆,选个良辰吉日……”

    “聘礼我已经准备好了,嫁妆我那也有些,我看今天这日子就不错,不如……”听到这话包括登徒再内现场所有人都傻了,这也太快了,登植见一个个下巴抻的老长,得意的又补充道:

    “那就这么定了!”登植这么安排自然有自己的用意,这鞠家手握重兵,一直都是朝中各方势力拉拢的对象,其中以大皇子和四皇子最甚,小萄从小就是个美人坯子,现在更是倾国倾城,若是被俩皇子知道,提出与鞠家结亲,这事岂不是弄巧成拙,为免夜长梦多,婚事是越快越好。

    鞠守仁早年镇守泉城,抵御周国及北方游牧民族进犯,如今归朝多年,能够游离朝堂各方势力之外,怎会是善类,安国公的算盘他自然也懂,被两位皇子求亲,确实不好解决,也违背初衷,于是立即点头道:“今天确实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日子,聘礼就不必了,嫁妆安国公是安国公的,我这个义父不可空手,今晚举办婚礼,明日我再将嫁妆送来。”

    两位家主一拍即合,下人们立刻忙活起来,正在这时,看门的侍卫气喘吁吁赶来通报,“宫中来人了,正在前厅等着。”

    众人闻讯,来到前厅,汪公公当众宣读圣旨,喧登徒进宫面圣,双方一番客套后,汪公公带人等在府外。登家众人自然知道这是李淼告了御状,登文吓的抓耳挠腮,捶胸顿足,不断唉声叹气。

    登徒见此,直言道:“我去,人是我打的,祸是我闯的,有什么事,我一人承担。”

    “成什么样子!都被人欺负到眼前了,就知道唉声叹气,我怎么生出你这个废物,还是孙儿像样,有我当年的风采。”登老爷子见儿子这熊样,看着就来气,一脚将其踹倒一边,“许久没进宫了,孙儿今天我陪你一起去,我到要看看小李子有多少能耐。”

    入宫的马车只有一辆,爷孙两人共乘一车。

    “孙儿,打仗要讲究变通。”登植手拄拐棍在地面轻轻敲了几下,对登徒教导道:“敌弱我强,奋勇杀敌没错,但若是敌强我弱呢?”

    “额,想计谋扭转乾坤,以智取胜?”登徒前世不学无术,但各种古装战争片可是没少看,出其不意以少胜多,是最受人欢迎的桥段。

    “错,打不过不跑,想啥呢?”登植狠狠敲了登徒后脑壳,继续问道:“敌军将我方包围,该如何应对?”

    “额,这……”登徒思来想去,也没想出有什么好的办法,试探着回答道:“集中兵力,全力突围?”

    “错!想办法活下去,只有活人才能等到援军。”登植又狠狠在孙子后脑弹一下,吐槽道:“真不知道你天天读那些书有什么用,脑子都读傻了。”

    “额……”听着似乎有点道理,然而,都是啥和啥呀!各种强词夺理。

    转眼,马车已抵达宫外,爷孙两人下了马车随汪公公来到御书房外,待汪公公通报之后,大门敞开,只见身穿龙袍的老人亲自出门迎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