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章 打的就是衙内(2)

作品:《登徒来了

    登徒有个貌美小侍女的传言在都城由来已久,但由于小萄自幼被卖入府,家人去向不知所踪,因此从不出府探亲。过去的登徒不喜喧闹,平日不是读书就是练功,很少出府游玩,即便出府也不会带上小萄,因此真正见过小萄的人并不多。如今李言见到小萄,果然如传言所说,这相貌绝对一流,即便是公认的世间第一美女周玲,恐怕也就能胜小萄半分。

    “李衙内好生无耻,光天化日,朗朗乾坤,竟敢勾引他人之妻!”登徒厉声斥责。

    “妻?少爷真的会娶自己为妻吗?”小萄听到这番话,心中小鹿乱撞,原本已经绯红的脸颊变得更红,无处掩藏只得深埋登徒的胸口。

    “全都城谁不知道登徒不近女色,一年前周使来访,公认天下第一美女玲公主随行,想见你一见,都被你拒之门外,你怕是身体有什么毛病,所以才……”李言坏笑着大肆宣扬,最后还不忘苦口佛心的提醒:“小萄你可要想清楚,守一辈子活寡可不好受!”

    “老子身体好的很,额,周国公主地位……尊贵,我已有贤妻……实在不方便……”登徒磕磕巴巴编了一套他自己都不信的说辞,心理那叫一个痛,怎么现在才穿越?若是早一年穿越过来岂不是……登徒你真是个王八蛋,这么好的机会都不知道把握……

    李言歪着嘴不以为然,这种借口他自然不信,登徒见此,在小萄耳边低声说道:“告诉他们,你是我明媒正娶,这辈子只会跟着我!”

    这话小萄怎么说的出口,只是今天发生这种事,她的清誉已经全毁了,用不了三天上到朝堂下到乡野,全谭国都会知道自己是登徒的女人,就算不认,也没人再会娶她了。

    “我这辈子,只会跟着公子。”小萄小声低语,楼内楼外一片寂静,言罢双手紧紧抱住登徒,从这一刻起,她就将自己的一生交给面前这个人,再无回头之路。

    小萝莉主动投怀送抱,登徒自然配合,将其揽入怀中,于此同时,再次看向李言,“顾大将军,李衙内光天化日之下勾引有夫之妇,挑拨我夫妻感情,按律,该当何罪?”

    “这……咳咳,我还有公务,先告辞了!”这种事按律该如何处置顾墨自然清楚,本想巴结李宰辅,没想到最后落个两面不是人,随意找个借口抽身,再也不想掺和这事。

    “顾将军……将军……”李言见大将军头也不回的走了,心中大骂顾墨不讲义气,“你可不要血口喷人,我没有!”

    “在场这么多人都听着呢?还想狡辩!”

    “哼,有又怎样,我爹乃是当朝宰相,你能耐我何?”李言自知理亏,又不想服软,只能搬爹保命。

    “卧槽,真不要脸。”

    “咋地,不服打我呀!”

    “打就打!”登徒说着拿起桌上的碗碟,便向李言砸去。李言躲闪不急,不偏不倚,正中前额。

    李言感觉前额一股热流涌动,不等反应过来,登徒已经冲到李言面前,一巴掌将他扇倒在地,随即一顿乱拳。登家乃是武将出身,登徒从小就随爷爷习武,力量和速度还是要比普通人强出不少,对付这种禁军挂名侍卫,不要太轻松。现在的登徒虽不记得这些,但前世他也没少与人打架,尽管都是不对等对抗。

    “你……竟敢打本衙内……”

    “呵,我打的就是衙内,而且不仅敢打你,还敢踢你!”登徒说着又补了两脚,这回李言再也不敢出声。

    一番发泄,登徒总算将前世的不爽发泄出去,见天色不早,便叫小厮出去准备马车,打道回府。

    这次小厮叫了一辆大号马车,小萄已经晋升为准夫人,自然没有在跟在车外步行的道理,但是登徒显然对此很不高兴,挤挤其实挺好的。

    两人各坐一侧,一路无语,刚到登府,小萄便没了踪影,登徒询问两名小厮的名字,并让两人到自己的院子里做事。登徒回到自己的院子,寻了一圈,依然不见小萄,心中正想这小妮子跑哪里去了?不会一时想不开吧!登文拎着荆条气冲冲的踹门而入,姜夫人连拉带扯紧随其后。

    “你个逆子,我打死你!”登文见儿子斜靠在榻上,坐没坐样,心中更是生气,挥舞着荆条便打了下来,登徒本能翻滚躲避,姜夫人见状,连忙冲上前去,挡在登徒面前。

    “别打了,徒儿刚刚大病初愈……”姜夫人哭闹着为儿子求情,登徒一脸问号,这剧情像极了古装家庭伦理剧,这登家也太狗血了吧!

    “你给我让开,这个畜生在外惹事生非,打伤李宰辅的公子,现在已经告到御前,我今天打死你……”登徒刚刚还在想是因为啥事让登文发这么大脾气,没想到消息这么快,他打完人不到半个时辰就都知道了。

    “父亲,李言可是要抢你儿媳妇,能忍吗?”登徒说着看向姜夫人,姜夫人楞了一下,抹去脸上的泪水,化悲为喜。关于登徒的婚事,她可没少操心,虽然上门说媒的不少,但是登徒一直不愿娶亲,有几次还将媒婆轰了出去,时间久了,都城出现不少的流言,这可急坏了姜夫人,连她自己也开始认为儿子有什么毛病,“徒儿,打的好!这事绝不能忍!那个,是哪家的姑娘呀?样貌怎么样……”

    登文闻言,也冷静下来,这事表面上他虽然不提,但是心里也急的很,登家这一代就登徒这一根独苗,早日成家生子延续香火,可是家族头等大事。

    “父亲,母亲,你们都见过!”登徒故作神秘的说道。

    “见过?谁呀?”姜夫人皱着眉头思索,她见过的姑娘倒是不少,但是都见过的思来想去,“莫非是齐家的千金?”姜夫人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齐家千金肥胖无比,着实吓人。

    “不不,不是。”

    “哦,还好不是”姜夫人松了口气,同时疑问又上心头,除了齐家小姐到家中做过客,还有何人是全家都见过。

    “嘿嘿,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她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