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章 打的就是衙内(1)

作品:《登徒来了

    不出一炷香的时间,马车就抵达了都城最繁华的酒楼醉仙居。小萄如刚刚逃出魔掌的兔子,马车刚刚停稳,便抢着跳下车去。

    酒楼上下两层,进出多为名流贵族,由于没有提前预订包房,只能在楼下角落寻一张空桌。登徒倒也坦然,反正是来吃饭喝酒,又不是来出风头装逼,点上一桌子酒菜,拉着小萄一起坐下。

    “看什么看,来来都坐下,一起吃!”小萄虽然坐下,但并未动碗筷,只是看着公子大吃大喝,守在一旁服侍,两名小厮更是远远站在一侧,桌面的酒菜连看都不敢看,“喂喂,叫你们俩呢!”

    两名小厮见少爷指着自己喊话,愣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

    “想什么呢!快点过来!”登徒有些不耐烦的说道,两名小厮见少主人脸色突变,立即凑到桌前,兢兢战战的坐下。

    “看什么看,快点吃,这菜还可以,这酒……嗯?有点寡淡,毫无滋味。”登徒前夜折腾了一宿,早上起来也只喝了半碗粥,此刻早已饥肠辘辘,大口往嘴里塞着饭菜。

    “嗯……嗯……”两名小厮连连点头,口水在嗓子眼疯狂打转,心想这少爷也太残忍了,看着看他狼吞虎咽,这是要馋死他俩呀!

    “不合你们胃口?”登徒见三人都没动筷,问道。

    “不不不……”三人连连摇头,两名小厮心中大呼太难了,都城之内谁人不知这醉仙居的酒菜乃是谭国一绝,不仅味道好,花样还多,每月都会推出各种稀奇古怪的新菜式,深得都城贵族青睐,像他们这种打杂的下人,一年的工钱也不够来这种地方消费一次。

    “既然符合胃口,为啥不吃?难道你们有什么宗教信仰……”

    “少爷,这这这……我们都是下人,哪敢跟您同桌吃……”

    “嗨,原来这样,还以为……好东西要一起分享,你们干盯着我,挺不舒服的,我又吃不了这么多,一起吃才有氛围!”登徒强噎下一口饭,口中嘟嘟囔囔说了一堆,也不管他们三听没听懂,总之三人终于算是敢拿起筷子,小心翼翼沾了沾菜汤,用舌头舔了舔。

    “菜要大口吃,谁在扭扭捏捏,我就让账房扣谁工钱!”听到要扣工钱,俩名小厮立即夹起一大坨菜叶塞入口中。

    “呦,这不是名满都城的登徒公子吗?怎么像个逃荒的!登府的人也太没规矩了,下人竟敢与主子同桌。”李言摇着折扇,站在登徒一行人桌旁阴阳怪气大声嚷道,喧闹的酒楼瞬间鸦雀无声,一楼二楼的宾客纷纷看向两人。

    随行的两名小厮闻言吓的全身发抖,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登徒正大快朵颐,风卷残云间扫光两盘佳肴,听见这席话,顿时没了胃口,筷子往桌上一拍,“d扫兴。”

    包括李言在内,酒楼内的所有人都愣住了,过去传闻登家少主是个儒雅随和之人,谁能想到本尊张嘴便是口吐芬芳。

    “少爷,这是当朝宰相李淼之子李言,现任禁军监门卫。”小萄在一旁低声提醒,登徒与李言素来不和,李家如今圣宠在身,过去登徒见到李言大多避让,从未如今日这般不留情面张口大骂。

    “监门卫?就是看门的吗?”得到小萄点头回应,登徒哈哈大笑,“现在看门的都这么能装逼!”

    “少爷,李衙内现在深得圣宠……”小萄见少爷完全不将李衙内放在眼中,连忙在登徒耳边提醒。

    “原来是会叼盘子!”此时不仅酒楼内的人围观看戏,酒楼外也挤满了吃瓜群众看热闹。

    “你……好大的胆子,竟敢辱骂当今圣上!”李言被气的全身颤抖,指着登徒便将大不敬的帽子扣上。

    “唉唉唉!在场这么多人可以作证,我只骂狗,从未指名道姓。”登徒虽然对这个世界还不了解,但大不敬的严重性他还是明白的。

    “你你你……我从未见过如此嚣张无赖之人!”李言气的几近昏厥。

    “巧舌如簧,满嘴胡言!”这时楼二走下一位皮肤黝黑的中年男人,全身散发出阵阵杀气,登徒看着男人的双眼,不自觉的打了一个冷颤,“吾乃禁军大将军顾墨,今日在醉仙居亲耳听到登公子口出谋逆之言。”

    “卧槽,牛逼!”登徒捂脸无语,眨眼的功夫大不敬就变成谋逆了,杖责秒变满门抄斩,真是造谣可畏,难怪古时话本里那么多奇案,真是艺术源于生活。

    李言见禁军大将军顾墨现身为自己撑腰,顿时打起了精神,连忙上前施礼:“禁军监门卫李言拜见大将军!”

    “李衙内不必多礼。”顾墨入禁军二十年,上过战场杀过敌,如今在禁军内算是资格最老、军功最高之人,然而却止步大将军十年,无缘在进一步。思来想去,根本原因就是自己缺少一个强有力的后台,如今机会就在面前,若能搭上李家,对自己将来的仕途必然是百利无一害。

    “哼,登徒你可知罪!”李言得意洋洋,借着顾墨威名,再次发难,见登徒爱答不理,又打起小萄的注意,“哎呀呀,这小娘子就是传闻中的小侍女吧,若是因为主子谋逆被牵连斩首,就太可惜了,不如弃暗投明,跟着本公子吃香的喝辣的!”

    登徒本不想在与李言呈口舌之快,什么大不敬谋逆,就算他真敢上报到皇帝那,空口无凭,想靠这些莫须有的罪名搬倒登家,那这个李言就是真傻。没想到他竟打起自己小侍女的注意,登徒一言不发,直接将小萄搂入怀中。

    小萄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楞了神,反应过来时,两人已经紧紧贴在一起,一张有力的大手如钳子般捏住她的肩膀,使她动弹不得。

    “登徒,别装了,都城谁不知道你,从不近女色,怕是有什么隐疾吧!”李言没想到登徒能在众目睽睽之下做出这么出格的亲密举动,心理那是羡慕嫉妒恨,虽然家中已有三房美妾,但论样貌,对比小萄相差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