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章 穿越

作品:《登徒来了

    劲爆的音乐,疯狂的舞池,登武在寻找今晚的猎物……

    登武撸起袖子,漏出价格不菲的腕表,“嗨,美女!要一起喝一杯吗?”登武将早已下药的酒杯举到女孩面前,这是今早花大价钱从l手中买来的,具体药效登武也不清楚,但过往的合作l从未让他失望过。

    “后退。”两名大汉抢先一步抢下酒杯,将登武推倒在沙发上,舞池中的男男女女纷纷后退让路。

    “这个人是谁找来的?”男人又高又瘦,头发打着厚厚的发胶,高高立起,带着一副遮住半张脸的墨镜,右手挎在女孩肩膀。

    “他不是我们雇的。”大汉小声回道。

    “哦。”男人摘下墨镜,猛然间窜到登武的面前,一杯酒全部倒在登武头顶,膝盖狠击登武要害,“别让我在看见你。”

    “,你谁呀!”登武强忍下体疼痛抄起酒瓶砸在男人头顶,从小到大他都是横着走,哪里被人这般羞辱攻击,传出去他还如何立足安北四少,不论如何,这脸今天他必须争回来。

    两名壮汉当即吓失了魂,还有人敢对谭少动手?缓过神来,夺下半截凶器,将登武按倒在地,男人捂着头,鲜血从指缝不断涌出,“给老子弄死他!”

    “放开我,知道老子是谁吗?我爸登双江……”登武被大汉拖到楼顶,他不认为对方敢动他,只要提起他爸的名字,安北市都会给几分面子。

    “登双江是谁?我没听说过,记住我们少主是‘惹不起的谭绅’,一会儿在阎王那好登记。”大汉话毕同时将登武推下天台……

    “我死了吗?”登武清晰记得自己被推了下去,就像做了一场噩梦……

    “老爷、夫人,少爷醒了!”侍女小萄扶着满脸泪痕的汪夫人急匆匆赶来。

    “这是哪?”登武清晰记得刚刚被人从楼顶推下,“是梦吗?不,这里的陈设……”登武环视房间,全屋皆为木质家居,低调奢华,“这……我是死了还是被绑架……”登武感觉全身不适,眼前天旋地转,腹中翻江倒海,勉强撑着身子回到床边,一头栽倒。

    “少爷,少爷……”

    “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请江御医……”

    高烧一宿,昨夜之事隐约有些印象,这绝不是恶作剧,自己这是穿越了,附身到了一个叫登徒的身上。清晨登徒高烧已退,身体仿佛被掏空,微微睁眼,小萄趴在床边沉睡,精致的五官使登徒瞬间打起精神,情不自禁轻抚。

    “啊……少少……少爷醒了,我去叫大夫……”小萄红着脸想跑开,被登徒抓住衣角,微微用力便被拉了回来,摔到登徒的怀中。

    登徒盯着小萄的香肩,面露痴笑,吓的小陶推开登徒,整理好衣衫,捂着脸跑出房间。登徒在谭国是出了名的君子,学识渊博仪表堂堂,又是开国大将军登植之孙,家境显赫地位尊贵,堪称谭国万千少女心中第一良配。小萄七岁被卖入登府,一直在登徒身边伺候,心中自然清楚作为公子的婢女,侍寝是早晚的,若是得了主子欢心被纳为妾,也算有了着落,若是主子不喜欢,始乱终弃,那便要落个悲催结局。因此,起初小萄对登徒非常抵触,生怕发生点什么后被逐出府,直至十二岁初潮,小萄哭着躲在柴房孤独无助,登徒找到她不仅没怪罪,还给她放了一天假,从此小萄每次单独近距离接触登徒,便会心跳加速,紧张的脸红。

    登徒前世虽是个学渣,但也知道历史上未出现过谭这个王朝,看来自己不仅仅是穿越了,还穿越到了另外一个时空,甚至可能进入到另外一个宇宙。

    “运气还不错!”登徒自言自语,对于穿越后的身份还是很满意的,虽然没能成为皇子皇帝,但也是开国大将军之孙,将来世袭爷爷的爵位,大小是个贵族,起码衣食无忧,“这样貌,还不错,比前世,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登徒看着铜镜中的自己,满意的点点头。

    小萄站在背后看着登徒,感觉大病过后的少爷似乎变了一个人,过去的少爷不苟言笑,言行举止极为约束,在看看现在的少爷,坐姿随意,表情还极为丰富,甚至还想对自己……想到早上的情景,小萄又不自觉的脸红。

    “小萄,梳好了吗?”

    “哦……嗯嗯,好了。”小陶收起梳子退了出去。

    “书书书,全是书,真是太无聊了!”登徒翻遍自己的屋子,除了数不尽的竹简,什么都没有,前世他可是混迹夜店的大魔王,困在府中读书,绝不可能。

    “小萄,为我更衣,本少要出府探查民情。”登徒原本是想自己出去转转,一群下人跟着自己,总感觉很不舒服,然而偷偷溜出去第一部就把登徒难倒了,这衣服,该怎么穿?无奈只能叫来小陶。

    登徒带着小陶和另外两名小厮出了府,茫然看着人流涌动的,还挺繁华,问题又来了,该往哪里走呢?登徒清了清嗓子,指着两名小厮,训斥道:“你俩,看什么看,还不去叫辆马车!”

    “少爷今天真是奇怪,平日出府从不坐车的。”

    “别废话了,主子的心思,谁知道呢!”

    登徒上了马车,对车夫吩咐一番,刚走了几步,又叫停马车。

    “小萄,上来!”登徒命令道,路上一双双色眯眯的眼睛盯着小萄,令登徒很不爽。马车内空间狭小,登徒坐在里面占了大半空间,小萄蹬上马车拉开帘子,见车内没有地方可坐,正不知如何是好,登徒伸手将她揽入怀中。

    “少爷,不……”

    “嘘!”登徒做出一个不要出声的手势,小萄也明白,若是挣扎,外面的人便会发现,若是传了出去,自己的清白就全毁了。

    小萄虽一声不吭不敢挣扎,但双臂还是死死护在胸前。登徒看着她不情愿的样子,嘴角漏出邪魅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