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先生是不是和贾家有仇?

作品:《诸天福运

    贾氏子弟堕落了啊……

    当贾琮飞身一脚立威,顺利成为族学新老大后,不由连连感叹族中子弟已无血性。

    作为族学监督的贾瑞,除了是夫子贾代儒的亲孙子外,他可是已经成年了,结果连和贾琮对视的勇气都无。

    族学里的贾氏子弟也是如此,其中可是不乏十四五岁的半大小子,也慑于贾琮的淫威屁都不敢多放一个。

    当然,这也跟他放出的那句‘不想在族学混的可以试试’有关,毕竟身份摆在那里。

    荣国府的凤凰蛋贾宝玉,还有宁国府的嫡派贾蓉和贾蔷不在的话,贾琮和贾环哥俩就是族学当之无愧的核心。

    二太太王夫人就算有什么想法,也不好光明正大拿出来。

    被挑动的小子们可不是真傻,一旦贾琮和贾环哥俩摆出大爷派头,他们还真不敢胡来。

    若是贾琮和贾环把事情闹开,他俩最多也就是挨一回打,可敢于闹腾甚至动手的族中子弟,或者附学学生就得滚蛋了,这样的风险不是族学里的小子可以承担得起的。

    之前的贾环也就是年纪小,没有这方面的意识罢了,这才成为校园暴,力的受害者。

    君不见现代学校里,多的是但凡家里有点钱势的,就算性子再温和也没哪个敢轻易招惹的例子。

    多说一句,那位被贾琮一脚踹翻的倒霉学生,正是红楼梦中有过出场的金荣,后来和薛蟠混一块的混球。

    “这里是族学,不管你们是不是想要上进,都不要打扰身边的同学,不然我见一次打一次!”

    做族学老大就得有老大的规矩,贾琮站在先生专用书案前,语气严厉警告道:“有个免费读书认字的机会不容易,在座的除了少数几个家底不错之外,其余成年后都得到外头讨生活,没点子能力怎么能抢得过旁人?”

    该说的都说了,至于族学里的学生听不听,那就不关他的事了。

    随意扫过所有学生一眼,大部分都是不以为然的神色,果然贾氏子弟已经烂到根子里了。

    当然也有少少几个若有所思,这都是族学里难得的有心人,贾琮瞬间就将他们的相貌记在心中。

    这日,贾氏族学难得安宁,已颇显老态的贾代儒进门时,还有些不太适应。

    见到坐在中间位置的新生贾琮,他也没多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便开启了无聊之极的讲学。

    整个贾氏族学就贾代儒一个夫子,也没根据学生年龄和学习进度分班,而是混在一起同时教学。

    虽然贾代儒分批次检查各年龄段学生的不同学业,也有不同的教导内容。可这种在现代只有最偏僻贫穷的乡村小学才有的教学模式,效率可想而知。

    关键是,现代还有这种教学模式的乡村小学,课堂纪律好得没话说,贾氏族学拿什么比?

    真真是误人子弟!

    贾琮一边无聊的翻阅《三字经》,一边不无恶意想到,贾代儒也是个狠人啊。

    为了自身利益,完全不顾贾氏一族的未来。

    明明自身能力不行,偏要占着族学夫子的位置不放,被其中的丰厚油水迷昏了眼。

    由于运营商问题,移动网络访问可能出现间接性打不开,刷新即可

    就算年纪大了精力不济,也没有丝毫邀请外头夫子帮忙分担的意思。这是打算把京城贾氏一族子弟,还有附学子弟祸害完全的节奏啊。

    这不,才刚刚上了不到一个时辰的课,就疲惫得不行,直接让学生们自学。把监督的活计让给自家孙子,转身离开了课堂所在屋舍。

    贾琮好一阵无语,如此状况真要是能教出读书种子来,得是多么天赋异禀的存在啊。

    也就是他在这里镇着,课堂里的嘈杂声音不大,起码可以让愿意学习的学生安心自学,不然还不知道乱成什么样子。

    时间一到,二话没说收拾好纸墨笔砚离开,身边自然跟着新收小弟贾环。

    拒接了这小子到外头玩的不靠谱提议,让赵国基驾马车回到府里,不给贾环这熊孩子偷溜的机会。

    开玩笑,第一天上学就到街上玩耍,谁知道会出什么事?

    旁的不说,贾环这熊孩子的行踪,肯定落在某些有心人眼里。传小话倒不怕,就怕某些家伙心黑与拍花子勾结。

    有些事情虽然发生的概率极小,却也不得不防。

    先去一等将军府正院向便宜老子贾赦请安,结果自然连门都没让进,还挨了几句‘小畜,生’的骂。

    对此,贾琮全当耳边风,尽完‘孝道’便溜去刑夫人那里蹭了顿,饭后才施施然回到所居小院。

    “三少爷,今日上学可还顺利?”

    奶娘李氏很是关心问道:“没有不长眼的找事吧!”

    “没有府中和宁府嫡系子弟在学堂,我和环老三的身份就是最高的,谁敢找茬?”

    一边在院子里溜达消食,贾琮一边不在意道:“倒是族学的风气不是太好,我瞧着不像读书的地方!”

    “怎么说?”

    李氏有些吃惊,又有些好奇追问其中缘由。

    贾琮将他在族学的所见所闻,还有所思全都道了出来,最后摇头道:“也就是叔爷辈分高,还是祖父同辈唯一的秀才,不然我还真怀疑他和贾氏一族有仇!”

    李氏大吃一惊脸色都变了,左右揪了揪,凑过来小声提醒道:“这样的话,千万不要在外头说起!”

    “这我知道,也就在李妈跟前念叨念叨!”

    贾琮笑嘻嘻道:“我眼下最重要的任务,就是把三字经给认全了!”

    看着李妈松口气离开的背影,他笑得格外清闲。

    他倒是不会在外头胡说,可李妈就保不准了。

    没错,之所以和李妈念叨这些算是有意为之,就是想通过她把消息传播出去。

    府内下人仆役的圈子盘根错节,奶娘李氏就和凤凰蛋贾宝玉的奶娘是堂姐妹,这样‘劲爆’的消息指不定私下里就会念叨念叨。

    倒也没有旁的意思,若是府中大佬们听闻,能够出面整顿族学最好,怎么说眼下他都是贾氏一族子弟,宗族人才繁茂对他而言自有好处。

    就算没什么效果也不打紧,起码让他看出了府中大佬们的某些心思和想法,以后应对起来就方便多了……

    由于运营商问题,移动网络访问可能出现间接性打不开,刷新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