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夹缝之中求生存

作品:《诸天福运

    平平无奇才是对自己最好的保护!

    自从陈英穿越重生,还在襁褓时见识过公府内宅的血腥争斗,就定下了这个自保策略。

    别看公府孩子不少,足有两嫡两庶四个男孩,还有两个庶女就以为很多,他重生过来的时候头上可还有两个庶出的兄长。

    结果,他还没到两岁,两位庶兄就相继因故离世,连亲母不久也跟着走了,其中的血腥残酷着实叫他心寒。

    闲来无事仔细琢磨,结合一些若隐若无的传言,基本可以确定是嫡母下的手。

    两位庶兄的年纪离得嫡子太近,他们的亲母又颇为受宠,被嫡母当做威胁解决,就这么简单。

    事后公府风平浪静波澜不兴……

    陈英倒不会有这样的危险,年纪与嫡出兄长拉得很大,又没有亲母在背后张罗,也不会得到公爵亲爹丝毫看重。

    就这样的情况,谁也不会认为他对两位嫡出兄长有威胁。

    要说刚刚穿越重生那会,没点做一番大事的雄心壮志不可能。只是公府的后宅格局,还有公爵亲爹偶尔看来的冷淡眼神,哪还敢起什么小心思?

    看得多了,了解的情况越多,自然而然就清楚了自己的生存之道,平平无奇度过公府的童年和少年时期,才是最好选择。

    当然,也不知是穿越之故,还是金手指的原因,过目不忘和过耳不忘都是基本技能,平平无奇只是表象。

    只要不让公府后宅一干实权人物感受到威胁,日子过得还是相当不错的。

    怎么说也是公爵庶子,镇北公府堪称磅礴的普通资源,完全对他开放,能让他在平淡的生活中,慢慢学到海量的知识和各种本领。

    一个半时辰的课堂很快过去,陈雄这小胖子撒了欢跑掉,陈英则木讷的向先生行拜别礼,等连连摇头的先生离开,这才慢悠悠向自家小院走去。

    吃过分量十足却不算精致的午膳,悠悠然在院子里度步消食,小丫鬟花红,声音清脆悦耳得紧。

    陈英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实际花红所读杂书的内容,已全部记在心中丝毫不差。

    不能表现太过,他也只能以如此方式吸取知识。

    旁人以为此乃玩闹之举,而且还是不入正堂的杂书,自是当做笑谈不以为意,就连奶娘李妈和两个小丫鬟也是如此,真是一个美丽的误会。

    谁也不曾知晓,从三岁开蒙后刻意所为,形成这种‘不务正业’的习惯,陈英已经将镇北公府差不多十分之一的藏书,全都牢记于心。

    其中正统儒家典籍只占很少部分,其余都是医农算卜,天文地理,神话传说,游历笔记,基础武学兵策之类杂书。

    因为纸张和印刷术出现极早的缘故,从上古至今的传承体系从未断绝或者断代,留存下来的知识可想而知多么丰富庞杂。

    镇北公府藏书楼十分广阔,书籍数以十万册,陈英能够调阅的普通书籍车载斗量,若非有意将那些深奥难懂的书籍暂时放在一边,他想记下数万册的杂书内容绝不容易。

    幸好他没有亲自翻阅,而是通过身边丫鬟朗读。旁人以为他只是在听故事,甚至把丫鬟的朗读当做催眠曲,只当笑

    由于运营商问题,移动网络访问可能出现间接性打不开,刷新即可

    谈不以为意。

    不然一天几本甚至十几本的阅读,非得出大事不可,他也活不到眼下年纪。

    身边的丫鬟,也因为朗读了大量书籍开阔了眼界,基本没出什么幺蛾子。

    也是借此,陈英不仅吸取了大量知识,同时也对外面的世界有了大概了解。

    等花红朗读完了一本杂书,他这才回房午休半个时辰。

    “三少爷,该去练武场了!”

    时间一到,小丫鬟柳绿将他唤醒,梳洗整理一番赶到二门不远处的小练武场。

    炽烈阳光下,已有一位身着护院服饰的彪形大汉等候。

    “洪护院,咱们开始吧!”

    陈英轻笑点头,朝那彪形护院说道。

    此时,他整个人精神抖擞,丝毫都没有早上请安,以及上午读书时的萎靡不振。

    这样的表现,自然也是自保的手段。不过他确实对练武相当感兴趣。

    “三少爷,还是老规矩,先打一趟拳热热筋骨!”

    体型彪悍的洪护院满脸严肃,点了点头直接道。

    陈英也不再废话,稍稍活动一下筋骨,身子一沉一起间拳脚飞舞,一套烂熟于心的猛虎拳一气呵成。

    招式标准毫无疏漏,呼吸节奏富有韵律,起伏纵跃好似一头小老虎呼啸山林,呼喝之音在小练武场来回传荡。

    等一套猛虎拳打完收式,他已浑身燥热满头大汗。

    “三少爷的基础猛虎拳已经相当熟练,接下来还是站桩蹲马步吧!”

    体型彪悍的洪护院微微点头,脸上神色依旧没有任何变化,走过来指点陈英蹲马步站桩,态度冷淡好像例行公事。

    也确实只是例行公事……

    自从陈英五岁开始囔囔着要练武,洪护院已是他的第三任教导武师,传授的依旧还是猛虎拳这样的基础锻体拳法。

    没错,从五岁练武开始,到现在足足已有五年,他还在练一套公府最基础的锻体拳法,专供护院修炼的那种。

    陈英心中门儿清,这又是嫡母的手段。

    尽管大齐帝国已有文道鼎盛之势,可镇北公作为北地军方第一豪雄,对家族子弟的武艺身手相当看重。

    快要成年的嫡出二兄,从小就表现出了极为出众的练武天赋,自然是镇北公府在军中当仁不让的继承人。

    公爵亲爹什么想法不清楚,但陈英十分明白,嫡出二兄在嫡母眼中,就是继承公府军中势力的不二人选。

    和走文路的嫡出大兄一文一武,牢牢把持公府在这一辈中的绝大部分资源。

    在这样的情况下,哪还有陈英多少出头的机会?

    嫡母没有断了他的练武之路,还安排了护院传授基础锻体拳法,已经很大度了,尽管五年换了三个护院教导,一个水平比一个低,眼下的洪护院只是护院中的新丁,菜鸟中的菜鸟……

    由于运营商问题,移动网络访问可能出现间接性打不开,刷新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