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花园子要秃了

作品:《诸天福运

    贾琮的一番话,却是把奶娘李氏惊住了。

    “怎么李妈不信?”

    见李氏一副目瞪口呆的样子,贾琮笑嘻嘻道:“不就是花朵精华么,我有办法提取出来,加糖的话就是花露了!”

    “三,三少爷,你,你说的可是真的?”

    李妈满脸震惊,说话都不利索了,急忙催问道。

    “这是自然!”

    贾琮撇嘴道:“我也是偶然听过某本杂书上,有这方面的内容,试一试不就知道了么!”

    对于这个解释,李妈一点都没有怀疑。

    和主世界一样,自从进学开始,贾琮又开启了听杂书的模式,为此李妈可是没少被训斥,借书都是由她出面的。

    小丫鬟灵雀,最近也是被逼得焦头烂额,甚至都听闻她开始掉头发了,因为她负责朗读借来的杂书,必须得识字才成。

    总之,磕磕绊绊一个来月,不提小丫鬟灵雀突飞猛进的识字量,还有越来越熟练的朗读习惯,贾琮还是听了一些,这个世界特有的杂书。

    其中,也确实有一些技术方面的记载,李妈跟着听得多了,也有了一些了解和见识。

    “从明天开始实验吧!”

    没有理会李妈炯炯有神的期盼,贾琮摆了摆手悠然道:“这样的事情,最好悄悄的进行,不要闹得整个将军府,甚至连二房那边都知晓,到时候可就没咱们什么事了!”

    此言一出,李妈顿时清醒,忙不迭点头应是。

    开玩笑,她对荣国府内部风气的理解,绝对甩贾琮几条街。

    从上面的太太和王熙凤这个母老虎,到下面的四大管家,再到普通的管事,一个个都是见钱眼开的主。

    一旦知晓三少爷有办法提炼珍贵的花露,铁定会像恶狼一样飞扑过来,以后根本就与三少爷无关了。

    这样的好事,不牢牢抓在手里怎么可能?

    那可是花露啊,在外头一小瓶可以卖十两银子的!

    李氏也是心头火热,荣国府的风气早就坏了,受到影响她也爱钱啊,就是以前没机会捞银子罢了。

    眼下机会摆在面前,自然得好好把握。

    琢磨着,就算三少爷弄出了花露,想要换银子还得卖出去不是,这就是她上下其手大捞特捞的好机会啊。

    至于会不会损害三少爷的利益,她此时没有多想。

    反正三少爷的吃穿用度,甚至上学的花费,府里都掏了银子,他也用不着太多银子傍身。

    贾琮这是不知道奶娘的想法,若是知道的话,肯定会道一句想多了。

    像花露这样的奢侈品,他和奶娘最多喝个头汤,然后就得老实上交,不然后果相当严重。

    李妈的生活圈子基本围着荣国府转悠,她又能卖出几瓶花露,最后免不了迅速暴露。

    贾琮已经做出了决定,到时候把方子主动交给刑夫人,还能讨个好,若是被二房或者王熙凤得了去,那就真的和他没什么关系了。

    之后半月时间,贾琮的生活节奏一切正常。

    每天起床锻炼后,依旧早早跑去正堂蹭吃蹭喝,然后上学放学,也没在外头晃荡。

    不过,将军府正院花园子里的花朵,可就遭了大殃。

    要么今天被摘秃了一片,明天又被祸害了另一片。

    看守花园子的婆子欲哭无泪,由李妈亲自出面打点,尽管心中忐忑却也没有阻拦。

    怎么阻拦?

    若贾琮还是几个月前,那个不受重视,小透明中的小透明,看护花园子的婆子可能不会给面子捅出去。

    眼下,琮三爷绝对是将军府的重要成员,没见太太对其态度大有改善,就连老爷都时不时的喝骂两句么?

    对的,在将军府的下人眼中,贾赦的喝骂,绝对是颇为看重的表现。

    没见,就连嫡子链二爷,到了大房请安,都少不了一顿喝骂,如今琮三爷也有这等待遇了。

    好在贾琮也没做得太过,将军府的花园子不小,那一块块秃了的花丛,掩映在小小的花海之中,倒也并不怎么起眼。

    主要的,还是贾赦和刑夫人,都不是愿意花费心思欣赏花花草草的存在。他们也不常来花园子溜达,就算被祸害了部分花朵,一时半刻也察觉不了。

    消失的花朵,自然全都进了贾琮的偏僻小院。

    直接吩把摘来的花朵捣碎,然后加水放在陶罐里蒸煮。

    每到傍晚日落时分,贾琮的偏僻小院子一派花香袭人。

    幸好都没有花香过敏症状,不然日子可就难熬了。

    可就是如此,贾琮也是感觉被熏得受不了。

    煮开的粘稠脓液,夹杂破碎花瓣,通过绸布过滤,就是最原始的花露了。

    只是颜色很深,与凤凰蛋宝玉那的清亮液体完全不同。

    “有什么奇怪的,宝玉那边的花露都是稀释了的,看起来自然清亮得很!”

    面对李妈的疑惑,贾琮很是不以为然,笑道:“若想做到的话也不难,继续加水稀释就是,当然最好得煮开了!”

    说着,就将一小碗颜色深沉的粘稠花露,加水重新蒸煮,顺便加了几调羹份例白糖。

    咳咳,作为荣府子弟,就算再不受重视,份例该有的还是没少。比如一月一小包白糖,当然不是白砂糖,只是经过简单加工,还有不少杂质的粗糖罢了。

    等加了糖,被稀释的花露再次煮开,整个屋子都飘荡着浓郁的花香,比起最开始要淡了许多。

    “就是这个味!”

    李妈满脸喜色,连忙道:“宝二爷那的花露,就是这个气味,叫什么香而不浓!”

    贾琮轻笑,等陶罐温度冷却下来,在李妈和小丫鬟灵雀好奇,期盼的目光中,倒了三碗自制花露。

    颜色还是有点深,不过已经比刚开始的要浅得多,显然有些杂质用绸布过滤,还是有些勉强啊。

    “这就是外头十两银子一小瓶的花露啊!”

    小心翼翼端起装了稀释花露的瓷碗,李妈一脸振奋加陶醉,小心喝了一口,脸上笑容更甚。

    满嘴花香,甜滋滋的,和外头描述的花露滋味简直一模一样,心中满是掩饰不住的惊喜。

    旁边的小丫鬟灵雀,早已经将一小碗自制花落喝干净了,正眼巴巴看着贾琮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