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悠闲坐观府中事

作品:《诸天福运

    “太太放心,等走回院子,差不多就消食了!”

    贾琮轻笑,主动把话题转到刑夫人想要的方向,好奇道:“倒是太太这边,和林姐姐那边沟通得如何了?”

    已经过了一个多月,怎么也得有些成果吧。

    说起这个,刑夫人顿时眉开眼笑,嘴角微杨得意道:“林姑娘已经答应了给扬州写家书,你舅舅估摸着也快到京城了!”

    她口中所谓的舅舅,自然是刑德全这个不靠谱的家伙了。

    贾琮也不好说什么,等刑德全在林如海那没讨到多少好处,自然会乖乖把事情推给比较靠谱的刑忠。

    以林如海的能力,自然能够分辨好坏,只要能够长时间保持联系,想要获得好处真的很容易。

    只要尝到了甜头,刑夫人不说会对贾琮另眼相看,起码也不会像以前那般全然无视。

    贾琮的要求更低,只要能蹭吃蹭喝,还能不受一等将军府那些狗屁倒灶事儿的叨扰就成。

    等他拥有了自保之力,那就是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了。

    话说,身在大房这边也有好处的,可以屏蔽绝大部分府中核心地域,荣庆堂和荣禧堂的纷纷扰扰。

    那边可真是热闹,时不时就要闹出一出风波。这不听闻二太太的妹妹,金陵薛家主母携儿带女上京来投,最近荣禧堂那边可是相当热闹的。

    这跟大房,也就是便宜老子贾赦,还有刑夫人关系不大,至于贾琮更是屁关系都没有。

    当然了,贪财的刑夫人,倒是好几次在他跟前念叨什么‘珍珠如土金如铁’,金陵薛家豪富云云。

    贾琮自然对这样的说法十分不屑,尼玛薛家再有钱,能比得上扬州那帮子盐商么?

    说白了,薛家能够成为金陵豪商,靠的都是内务府的关系,替皇家办差赚了大钱。

    这不,顶梁柱一倒,薛家的皇商位置都不保,加上孤儿寡母守不住家业,这才惶惶然跑来京城避祸。

    真要是有底气,红楼梦剧情中也不会一直窝在荣国府,等到建好大观园才搬走。

    “琮儿,你说和林姑爷联系的事情,到底靠不靠谱?”

    刑夫人不自信的疑问,把贾琮逗乐了。

    还是见识太少,基本没有和地方大员交流的经验啊。

    “太太放心,林姑父就林姐姐一个女儿,再怎么看重也不为过!”

    尽管心中不以为然,贾琮还是尽量用简单的话,宽慰道:“五代列侯之家可不是开玩笑的,林姑父又坐在巡盐御史这样的位置上,随便漏点好处,就足以叫寻常百姓人家,丰衣足食过上一辈子了!”

    响鼓不用重锤,说得这么清楚,刑夫人要是还有疑惑,那他也没什么办法。

    好在刑夫人也只需要一句安慰而已,反正送信的事情也花费不了多少银钱,一旦成功与林如海搭上关系,那就真的赚大发了。

    贾琮急忙告辞离开,他可没多少心思替刑夫人筹谋划策察漏补缺,这位也不是个成事的主啊。

    “旺财,这两天府里有什么新鲜事?”

    回住处的路上,贾琮一边漫步锻炼,一边漫不经心问道。

    旺财自从成了他的小厮后,平日里就是跟着到处溜达,顺便在族学跟着自学识字,同时兼职打探府中各种消息。

    这小子倒也机灵,本就是家生子出身,倒也混得如鱼得水,能够及时打探到府里发生的大事小情。

    贾琮倒不是对荣国府有什么非分之想,只是未雨绸缪罢了。

    谁知道他不去招惹二房和荣庆堂那头,对面会不会主动上门寻事?

    要是不小心被卷入某些争端,他还不知晓根源,到时候可就被动了。

    不管是高高在上的老太太,还是凤凰蛋贾宝玉,又或者那一帮姐姐妹妹们,估计没谁会把他这个大房庶子放在眼里。

    开开玩笑倒也罢了,若是刻意捉弄甚至危及到了自身安全的话,贾琮也不会客气。

    总得心中有数,不然被打了个措手不及的话,很有可能成为老太太和二太太的眼中钉肉中刺,那就不好玩了。

    “赖大总管又纳了一门小妾!”

    “大厨房鲍二家的与链二爷眉来眼去!”

    “宝二爷又跟林姑娘闹起来了!”

    啧……

    贾琮对府里的八卦没多少兴趣,管理松懈烂事就多,这样的事情根本就无法避免。

    荣国府的管理层,比如老太太和二太太,从根子上就埋下了管理混乱的祸根。

    老太太一味宽和,不管是不是真的慈悲心肠,可对府里的管理绝对算不得什么好事。

    二太太更绝,可能是能力不够,和侄女王熙凤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总之就是府里出了名的‘和善人’。

    府里站在金字塔顶尖的存在都是这表现,下人仆役们不松懈才怪了。

    至于贾宝玉和林黛玉闹矛盾,这都是荣庆堂的日常戏码,根本就没必要太过在意。

    听了一耳朵八卦,确定跟自己没什么相关,贾琮也就没了兴趣,挥手把兴致不减的旺财赶走,进了院门正好看到一脸郁郁的奶娘李氏,显然受了什么打击。

    “李妈这是怎么了?”

    关心的问了句,毕竟是最为亲近的奶娘,还是一心维护自己的那种,不是迎春的奇葩奶娘那类存在。

    李氏勉强露出笑容,并没有解释因由。

    旁边的小丫鬟灵雀却是口齿伶俐,三两下就把情况道明:原来是受了宝玉奶娘的气!

    话说,奶娘李氏和宝玉奶娘李嬷嬷,本就是堂姐妹,只是奶的对象不同,获得的待遇也是天差地远。

    这次李氏跑去李嬷嬷那窜门,正好看到李嬷嬷拿着从宝玉那顺来的玫瑰花露炫耀,便厚着脸皮讨要一点想要尝个鲜。

    结果被毫不犹豫拒绝,大觉失了颜面的李氏回来后一脸郁郁不乐,显然心头堵得慌。

    “我道是什么事!”

    贾琮笑嘻嘻摇了摇头,不以为然道:“不就是花露么,又不是什么稀罕玩意,想要做出来相当简单!”

    心中猛地一动,想起红楼故事中花露的珍贵,这倒是一个相当不错的来钱路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