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天生我才必有用

作品:《诸天福运

    用毛笔抄书绝对是个苦活累活!

    话说,贾琮是绝对不会走抄书卖钱这条路的,多丢穿越者的脸啊。

    这路子,是给族学里愿意上进,家庭条件非常一般的同窗争取的,比如身边已经激动得说不出话的贾芸就很符合条件。

    他要是真的抄书换钱,一本书起码百两银子起步。

    不是他的书法堪比当代大家,而是他所代表的荣国府牌面,就值这个价!

    贾琮甚至可以肯定,若是要得更多,眼前读书人打扮的中年掌柜,肯定也会答应,只要不超过心理底线就成。

    任何时代,权势都能轻松兑现海量钱财!

    他对此有清晰认识,自然不会轻易给眼前开书店的商人,钻了空子。

    起码眼下的荣国府,在外人眼中依旧‘权势熏天’,相当的有牌面。

    多的是商人手捧银子都寻不到门路,他可没想区区几百两银子,就让眼前书商扯上荣国府的大旗。

    说起这个,就不得不提二太太和王熙凤这对姑侄了。

    这两位捞银子的手段实在太过低级,动不动就亲自下场,胡乱挥霍荣国府的资源,用事实证明她们的眼光是何等浅薄,同时还验证了‘没文化真可怕’这句话确实有道理。

    放印子钱,欺压良善,兼并田地,揽官司等等恶行,对于权贵家族而言根本就算不得什么大事。

    真要是家族败落,这些也都不会是主要原因。

    关键是,不能赤膊上阵啊。

    二太太王夫人和王熙凤姑侄就是典型,明明可以扶持白手套,不管是当铺也好还是放印子钱的地下钱,庄也罢,只需要暗中占据足够股份,当个幕后大佬不好么?

    偏偏要亲自出马,结果却是把名声彻底搞臭了,还连累荣国府跟着一起倒霉。

    特别是王熙凤,她揽官司的手段,简直就是拿金砖当石头在用。堂堂长安节度使的人情,三千两银子就败光了,她还洋洋得意自以为厉害。

    之所以说这些,只是想表示贾琮对权势看得很透彻。

    现代社会资讯发达,很多事情已经不是秘密。

    还有,若是仔细读过史书和某些珍贵笔记,琢磨出了其中隐含的秘密,就能清晰察觉一般京城放印子钱的龙头,正是和当今一个姓氏的皇族!

    当然,若是皇权不振,取而代之的就是权臣了。

    他们往往是京城最大几家当铺的幕后东主,最起码也是大股东之一,针对的也不是平民百姓,而是权贵豪商之流,一般名声不显。

    只有权势大跌的权贵家族,才会把目标对准穷苦百姓,不管怎么折腾都榨不出多少油水,手段一旦过激便会波及家族声誉,往往闹得灰头土脸得不偿失。

    从这也可以看出,荣国府真的衰落了。

    ……

    “这些杂书,什么价钱?”

    贾琮指的杂书,就是古代版yy,清一色才子佳人的故事,比不得《西厢记》这样的经典巅峰,都放在书店偏僻角落的书架上。

    他都不用翻看,就知道里面的内容还有情节走势。

    只能说,红楼梦所在大庆王朝的yy发展,还处于相当原始落后的程度。

    若是有机会的话,他一点不介意好好刺激刺激这个时代的穷酸秀才们,叫他们知晓什么才是真正的yy。

    “得看名气还有情节,好的一本数两银子,一般的也就是上百文钱!”

    读书人打扮的中年掌柜不在意道:“眼下的杂书不好卖了,翻来覆去就那些情节,销量一般得很!”

    “有没有专门写给孩童看的杂书?”

    贾琮一点都不觉得奇怪,现代的网络某个类型一旦时间长了,也会出现审美疲劳的严重情况,更别说在大庆朝这里,一个类型写了几百上千年。

    也就是交通不畅,使得文化传播速度极缓,这才能让才子佳人的故事延续几百上千年还能继续骗钱。

    只是,以他眼下的年纪,也不适合写这玩意,直接转移话题继续开问。

    “专门写给孩童看的杂书?”

    读书人打扮的中年掌柜一头雾水,好奇反问:“小公子见谅,能不能说得更清楚一些?”

    “比如吧,孔融让梨的故事,不就是专门给孩童看的么!”

    贾琮笑吟吟道:“若是把这些小故事以风趣语言集中在一本书册上,会不会受欢迎?”

    中年掌柜眼睛一亮,称赞道:“小公子好想法,若是操作得当的话,还是颇为可行的!”

    “哈哈,如此甚好!”

    贾琮轻笑出声,也没有说什么合作的提议,与中年掌柜商议好了抄本的规范和价格,便带着满心激动的贾芸离开。

    从始至终,他连中年掌柜的名字都没问起。

    可就是如此,一身读书人打扮的雅文书店中年掌柜,态度一直客客气气相当谦逊,没有显露丝毫不爽情绪。

    没理会身边满脸兴奋的贾芸,贾琮眯缝着眼想了许久,决定自己赚取第一桶金的目标,放在写儿童故事励志故事上。

    至于合作的书店么,暂时没考虑和外人合作。

    主要还是,他不想叫外人占了便宜,也省得以后还得费心,应对来自荣国府的责难。

    不用多说,一旦他出挑了,肯定会引起荣国府大佬们的注意,尤其是老太太和二太太,根本就不允许玉字辈有比凤凰蛋宝玉出色的存在,更别说他还只是个庶子。

    若是不想以后被后宅手段针对的话,最好的选择自然是拉个同盟顶缸,他心中已经有了计较,人总不能叫尿憋死。

    不理贾芸把抄书卖钱的好消息悄悄泄露,引起一干族学上进同窗的振奋,贾琮没有在街上多留,直接拉着不愿走的贾环回府,他还得到正院那蹭吃蹭喝呢,怎么可能耽搁了。

    这次晚膳,刑夫人难得没有去荣庆堂侍候老太太,而是留在正堂和贾琮一同吃饭,结果自然被这厮的饭量给惊住了。

    “吃得这么多,消化得了么?”

    饭后,她难得好心问道:“不会吃坏肚子吧,你这小身子板可经不起折腾!”